九回慕民国文

第二回·顾慕(四)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长安未空 本章:第二回·顾慕(四)

请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17book.vip 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一起看书网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    二月初,真子陪着静子返回日本,小林的公馆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沉落在受伤后就一直住在小林家,可因为静子与她的龌龊,小林便也没让沉落去送。

    自打真子走后,小林便把自己没日没夜关进书房和办公室里工作。沉落有时想去劝,可想到那晚偷听到的话心里便也明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人太疲乏总是容易犯错,  她又不是真的情妇,在他疏忽时套出些情报来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她伤的不算轻,小林索X让她留在家,文慧替她暂时管着报馆的事务。她知道文慧是小林安排的人,索X不再过问报馆事宜,全心养伤。

    到了三月,沉落堪堪拆了线,可额头上那一小块伤疤仍是让她皱着眉。她不高兴了,于是便破例去小林书房找他。

    门响的同时,小林猛地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,见到是嘟着嘴的沉落他舒了口气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中佐,沉落破相了!”她哭着跑上前把头埋进小林怀里,用余光努力扫视着桌上的文件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小林无奈地叹了口气,抱住她的手挪上去想要搬过她的头。

    一封俄文书信x1引了沉落的目光,她竭力看着为了不让小林打扰她撒起娇来“不嘛。中佐看了不喜欢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我都喜欢,乖,我看看。”小林拍拍怀中的沉落。

    沉落终于看完了那几行字,她的心忽的发紧,可还是及时调整好情绪微微仰起头。

    小林就势扳起她的头,食指指腹在沉落伤口边缘摩挲过。他心疼地看着“还好。不算破相,这样一来你倒是更楚楚可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中佐!您就会哄人!就怕您明天就带其他nV人回家,转头忘了沉落。”沉落把头靠回去继续看着文件。

    “行了!”他似是察觉到她的举动,不动声sE地抱着她坐在椅子上,她被迫侧身看着他,无暇顾及桌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中佐,您真的不会抛弃沉落吗?”她委屈巴巴地凑上去蹭了蹭小林的脸颊。

    一GU子药香顺着沉落周身萦绕开来,小林笑了“暂时不会。日后可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沉落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这取决于我,好了,你先回去吧,我明日要出门几个月,今晚去好好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中佐您要去哪?”沉落乖顺地问,她起身站在小林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我给你买些套娃回来好不好?”小林没接她的话,自顾自说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沉落甜笑着点点头“今晚您可一定要来啊!”她说完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小林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眼中没了Ai意只剩下复杂。

    “小林君为什么留着这个特工?她刚才可是看到了情报啊。”一个笑眯眯的日本男人自书架后走出来坐在小林对面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我杀了她,还会有别人来。他们想要从我这里套取情报,手段只会更加高明。与其杀了这个已经熟悉的换来未知的风险,不如就留着她。何况,她得到的情报也是我们想让他们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她有感情了。”那人呼地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小林不认为这是个问题,他点起烟来x1了一口“徐沉落,中统特工,代号幽泉。是中统为关东州量身定制的,我若是不收,难道让她去别处送Si吗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简单的中统特工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。她原名苏文,代号白鸢。是地下党送到中统的卧底,不过因为有人做了手脚,她被送到了我身边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有人做了手脚?你做的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屋内长久的沉默了,小林x1完烟眼前亮了亮“这就不是我们需要管的。总之她这样的人我知根知底,b其他人更好掌控。我虽然不畏敌,可是送上门的便宜岂能不占呢?”

    “田中还一直盯着你,你可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有分寸。她陪了我两年,就当她是宠物也有了感情,打狗还要看主人。若是其他人动她,就是在打我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明日你要亲自去见那个苏联的将军?”

    “嗯。这种人,我最讨厌了。”

    沉落回到房里,抱起暖烘烘的小兔子慢慢回忆着方才看到的文件,思索良久,怀中的兔子都被她温柔的抚m0哄睡了。她猛然明白过来,苏联将军留西金一直向小林出卖情报,而那封文件看起来是要出逃。

    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她放下惊醒的兔子起身来到一侧的电话前播了享善家的电话“喂,我找绣懿夫人,我是徐沉落。”

    对面传来脚步声,不多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“喂,沉落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绣懿,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你和我说过的纹身师,我想去纹身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不是不喜欢那些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现在必须去。你可以陪我去吗?尽快,好好,那就明日。嗯。拜拜。”沉落松了口气,放下话筒,脚边一团温软,她俯身抱起凑过来的兔子坐回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中佐,小姐方才和绣懿夫人通话,约了明天去见纹身师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去吧。保护好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管家退出书房,小林端起咖啡喝了一口“这么快就出手了,真得是小看你了。”他放下杯子,划开火柴烧掉方才沉落看过的文件。

    文件遇火蓦得烧起来,他起身将文件丢进壁炉里,看着那雪白的纸叶化作灰烬,神sE复杂。

    极难得的,小林在晚饭时离开书房同沉落一起用晚饭。沉落看起来强打着JiNg神替他添汤布菜,他夹了些她素日Ai吃的菜放到她碗里“怎么了?不高兴?”

    “您就要出去了,我会思念您的。”她蹙眉低声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又不是不回来了。等我回来好好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您也是为了任务吧?希望您回来就是大佐了。”沉落诚恳地看着小林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关心这个?”小林停下筷子,饶有兴趣地看着沉落。

    “因为妻以夫贵。您是我的男人,我当然盼着您得偿所愿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小林言语一凛,他仰头喝下一杯清酒,冷冷地看着沉落“我最讨厌谎言,你最好就是这样想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一直都这样想。”沉落淡淡应答着,替他把酒杯满上。

    两人闷闷地继续吃完,再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吃完饭,管家询问小林行礼的事,他看了看一旁恍若置身之外的沉落,沉郁地笑了“让徐小姐来。当着我的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家看看沉落,飞快逃离了这剑拔弩张的氛围。

    沉落没说话,低下头走上前跪在地上慢慢整理其小林的行装来,她整理地JiNg细,小林无声地看着也不cHa话。

    收拾完几只箱子,沉落有些腰酸背痛。她伸出手去yu捶打缓解不期然被小林紧紧攥着手腕拉起来,她被他带拉着丢到一旁的沙发上。还没反应过来,她便被小林翻过身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袍被胡乱扯开,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狠狠贯穿,火辣辣地疼传上来b出她的眼泪来。

    她大口喘息着,突然的进入让她紧的很,小林cHa地也不舒服。她想回头看看可他却SiSi按住她的头不去看他的脸。

    他喘着粗气凑到她耳边“你不是一直很SaO吗?今天倒是装起贞洁烈妇了!嗯?”他的手灵巧地挑动她的敏感处,她很快Sh了,尽管并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徐沉落,你说你这身子以后离得了男人吗?”他剧烈地动起来,不给她回话的余地。

    纵使出了水,可她还是疼。身T疼,心更疼。她拼命地扭动挣扎着却还是被迫容纳他的侵入和搅动,她哭起来却仍然控制不住SHeNY1N颤抖。

    这晚的情事不带任何快意,他们仿佛两只囚困了许久的兽一方压制,一方Si命挣扎。

    结束时,沉落出血了,血Ye和白sE的JiNgYe混合着流出她的下身,她疼得有些走不动。小林将她ch11u0着抱起来出了门大步向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她往他怀里缩了缩,有点冷。

    她被丢在床上,小林给她擦洗后上了药,拥着她睡了,他睡得很沉很安稳,沉落下T一阵肿痛,她又睡不着了,这样的夜晚,一如往日却又不同寻常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九回慕民国文》,方便以后阅读九回慕民国文第二回·顾慕(四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九回慕民国文第二回·顾慕(四)并对九回慕民国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