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

第一百八十五章 君子一言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鲸蓝旧事 本章:第一百八十五章 君子一言

请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17book.vip 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一起看书网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    看到郑兰重新找到工作,车慎恪对此非常高兴,本来还想单独约郑兰出来,替她庆祝一下,不曾想,从车筱筱进到厂里后,他就开始焦头烂额起来。

    车家是的小厂子是生产水泥的,主要服务对象是江省各大工地,和建材市场的建材销售商。

    厂里正在洽谈一个大单,马上就要签约了,为此全力供应,他们推了不少小单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因为对这一单势在必得,他和父亲商量后,把流动资金,又从银行贷了笔款,全部砸进去又购置了一条生产线。

    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,只等约一签,就开始投入生产,结果签约当天车父带着车筱筱去,就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车慎恪听到消息赶回家,发现家里烟雾缭绕,他差点以为家里着了火,赶紧把门窗都打开。

    通了风才发现,是车父坐在沙发那里抽烟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抽了多久,茶几两个烟灰缸都满了,车父皱着眉头,一脸愁苦地坐在那里,看上去仿佛老了十几岁

    “爸!你倒是说话呀!”车慎恪急得不行,把车父手上的烟拿走摁灭。

    要是这单丢了,那些小单挽回不了不说,多余的生产线也砸手里了,硬投入生产水泥卖不出去也没有用,再转手转卖出去,损失的可不是小钱。

    车父沉默良久,才颓然叹了口气,“完了,这回真是完了。”

    看车父的样子,这事怕是没有什么回转的余地了,车慎恪想到从同去签约的职工嘴里听到的话,目光下意识地四处找车筱筱。

    家里没见着人,倒是车筱筱的房门紧闭着,车慎恪去拍门,拍了好一会也没见开,火气上来,轩慎恪开始用脚踹。

    车父看了一眼,就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房门很快被踹开,车筱筱瑟瑟发抖地站在房间里,小脸苍白泪流满面,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车慎恪扯抓紧车筱筱,不理会她的尖叫,把她扯到客厅里来,“当着爸的面,你给我好好的,仔细地把事情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车筱筱凄凄楚楚地看着车慎恪,见他不为所动,又扭头看向车父,“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向来信奉女儿要娇惯多宠一些的车父,默默地撇开了脸。

    车筱筱没有办法,才抽噎着开始讲述签约当时发生的事,“我什么也没干,什么也没说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巴掌抽到车筱筱脸上,车慎恪气得青筋都爆了起来,“这种时候,你还推卸责任,不说实话?”

    车筱筱被打蒙了,愣了好久,见车父不管她哥,也不理她,才知道没人护着她半点任性的资本也没有,这才老实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跟他们车家合作的就是因心,车筱筱跟着过去“见世面”,车父跟因心的负责人谈最后的细节的时候,车筱筱就在外头闲逛,看看郑兰以前工作的地方。

    之前车筱筱叫郑兰勾引谢茂衍,是她去找郑兰的时候,曾在因心门口和郑兰一起看到过谢茂衍。

    那时候郑兰刚进因心一个人,还是在基层打杂的实习生,并不知道谢茂衍就是老总。

    见他跟她们领导走在一起,以为就是个中层管理,当然就算知道,郑兰也不想跟车筱筱细说,只说是公司里的领导。

    之后又发生了夜宵摊事件,车筱筱见到过谢茂衍跟程恩妮在一起,就逼郑兰去自寻死路了。

    签约这天,车筱筱闲逛的时候,又遇到了谢茂衍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车筱筱依然不知道谢茂衍就是老总,想到在西餐厅丢的脸,以为当时是有程恩妮在,谢茂衍才会拒绝她。

    当即不知死活地凑了上去,成功恶心到了谢茂衍,合作自然就吹了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会弄成这样,我又不是故意的!”车筱筱也很委屈,一个两个地都来怪她,好像她是千古罪人一样。

    车慎恪这会已经进入到了一种奇妙的状态里,他很生气也很愤怒,但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,他看着车筱筱,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心死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还死不认错,真是好样的!

    “爸爸,我们家的厂里可是江省最大的私营水泥厂,再找别人的合作也一样是不是,不一定非要找谢茂衍。”车筱筱跑去车父身边坐下,挽住车父,急切地道。

    车父把手抽出来,沧桑地道,“筱筱啊,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为了这次合作,他们准备得太久,投入得也太多,现在合作失败,前期的准备和投入都变成了沉重的负担,想到银行的贷款,车父忍不住又点了一支烟。

    这一次,要是不能解决危机,厂子抵给银行还债都不够。

    “是他们不守信用,要他们赔啊!”车筱筱哭着道。

    但屋里已经没有人愿意理会他了,车父愁眉头不展,车慎恪呆座了好一会后,起身快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车父问。

    车慎恪在门回房拿了一沓名片,“我去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车慎恪就匆匆走了,车筱筱再娇纵,也知道自己捅了大篓子,看了眼被踹坏锁的房门,还是默默地缩进了房里。

    从来雪中送炭少,落井下石多,车家这些年发展,也没少得罪人,墙倒众人推,一个星期不到,他们家的厂子就已经面临了停产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郑兰,我知道你以前在因心工作过,你还有没有那边领导的联系方式?”车慎恪实在没办法了,找到郑兰。

    车家的事,郑兰已经听说了一些,这叫什么,自作孽不可活!

    “我怎么离开的,你应该听车筱筱说了吧,你觉得我还有脸给你引荐吗?”郑兰虽然不会落进下石,但要她伸手帮忙也是不能的。

    但凡这些年,车筱筱能对她妈尊重一点,车父车母不怂容车筱筱,她都不会这样。

    他们从来没有把她和她妈当做家人过,这种时候想起她来,晚了!

    车慎恪闻言不说话了,他已经在外头连续跑了一周,着急上火嘴上长了一圈燎泡,因为要见人,该收拾的也收拾了,但整个人格外憔悴落魄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样,郑兰其实也有些不忍,但她不会因为这点不忍,就忘记以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再说,车家也需要得到一个教训,看清自己到底教养了什么样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我在因心也不过是个实习生而已,我真的帮不到你。”郑兰没有多留,她本来就是工作间隙被车慎恪喊出来的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里,同事问郑兰怎么了,需要帮忙就吱声,郑兰忙笑笑说没事,赶紧拿起文件工作起来。

    她之前的同学老师都有些惋惜她从因心换到服装厂来,但只有郑兰自己知道,这一步阴差阳错走对了。

    一个多年前就发展壮大迁移过来的大公司,一个成立不久的服装公司,同样都能学到很多东西,但在服装公司,发展的前景无疑要更大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因心好,但在那里想出头,实在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是?”程恩妮一眼就看到了楼下抱头蹲在路边的车慎恪。

    郑兰没想到车慎恪还没有走,“他是我堂哥,过来找我问点事。”

    程恩妮点头,上辈子车家倒不是现在,不过车筱筱猪脑子惹上谢茂衍,怕是要提前许多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车慎恪不是没有能力的人,要知道他以后可是江省建筑行业的大佬,车筱筱这个隐患提前爆发说不定会是好事。

    见程恩妮没有多问,郑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在服装厂工作了一段时间,她没少见到以前因心雷厉风行的那位到这里后变了个人的样子,为爱化成绕指柔应该就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郑兰心里清楚,车慎恪再找多人都没用,找到因心的高层也不行,倒是求上程恩妮会有那么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可是她凭什么要告诉车慎恪呢?

    做人要知道感恩,如果不是程恩妮,她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呢,她不会恩将仇报的。

    车慎恪在楼下呆站了两个多小时才离开,几天后程恩妮就听说了车慎恪转卖水泥厂生产线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办法告诉你理由,但我希望你能放车慎恪一码,你可以吗?”书房里,程恩妮支着下巴问谢茂衍。

    谢茂衍本来在看书,闻言立马抬起头来,眼神锐利,他看了程恩妮几秒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程恩妮笑起来,“放心,我跟他没有任何感情纠葛,他甚至不认识我。”

    谢茂衍看着程恩妮,他自然是信她的,但是,“要怎么谢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,你该怎么办还怎么办。”程恩妮把靠过来的大脑袋推开。

    小样,我还治不了你!

    谢茂衍,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!”

    “我是女人。”程恩妮轻哼,继续把大脑袋推开,谁跟你君子一言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谢茂衍。

    生产线卖出得很顺利,车慎恪终于能够得以喘息,但银行依旧有大笔的贷款没有还清,还有一些材料商现在也天天在催债。

    车慎恪把买了准备结婚的房子卖了,家里的两台车也卖了,家里现住的房子也卖了,一家人搬到了以前出租用的旧屋。

    那还是最早的时候,车父下海以前单位集资建的房,狭小的两室一厅,厅还是暗厅,也没有餐厅。

    车筱筱搬到老房子里,满心不情愿,但又无可奈何,现在家里已经没有人会惯着她了,她半点也不敢闹脾气。

    “这钱你们拿着,债慢慢还,生活还是要过的。”郑兰妈妈来帮着搬家,走时给车母塞了一千块钱。

    这是真正的雪中送炭,她们家里已经连第二天买菜的钱都没有了,“大嫂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车母抹着眼泪,真心实意地感激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头一次听到这样情真意切的称呼,郑兰妈妈没有多大的感触,只拍了拍车母的手,“一家人一条心,这个难关总会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车母抹着眼泪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送走了车大伯和郑兰妈妈,车母回房把钱放好,车筱筱在一边看到,忍不住嘟囔了一句,就给了这么一点。

    转头就被车母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妈!你怎么也这样!”车筱筱眼眶一红,眼泪一下就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车母看着到现在还不懂事的车筱筱,自己也忍不住捂脸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车筱筱吓到了,不敢再说话,却傻站在那里,也不知道上前去安慰安慰车母。

    事实上,车大伯在已经借了三万钱给车父还债了,车大伯反应慢,在水泥厂里一直是干体力活,拿工资也不算高。

    早前郑兰和她弟弟两个要上学,郑兰妈妈又没有工作,还有郑兰生病的外婆要负担,家里经济一直很吃紧。

    一家人挤着旧房子里,那三万块钱,还是郑兰上大学后,自己勤工俭学,不从家里拿钱,车大伯家才慢慢攒下的。

    现在能再拿出这一千来,已经是很难得了。

    郑兰休息回家知道这事,气得不轻,都已经给了三万了,怎么还给,给了那边,自己家里用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怪你爸,他是个老实人,自己兄弟落难,哪有不帮的道理。”郑兰妈妈怕女儿气不过,细心地给她做工作。

    郑兰气了一会儿,“我不是怪我爸,我就是觉得你太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继父是个什么样的人,郑兰很清楚,虽然沉默寡言,但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小些的时候郑兰每次被车筱筱欺负,继父都会偷偷买点小零嘴补偿她,有时候正面遇到,还会训车筱筱一句,倒是她妈,每次都让她忍来着。

    家里条件不好,车家人其实明里暗里的都劝过她继父,不要供她上学了,反正是个拖油瓶,供到高中毕业已经仁至义尽的。

    但她继父不,只要她能念,他就能一直供下去。

    现在车家人出了危机,他更不可能坐视不理,她妈也一样,心太好了,车筱筱欺负她,车母也没少欺负她妈妈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容易不容易,我觉着挺好的。”郑兰妈妈笑了笑,拍了拍郑兰的手后,自己手里的活也没停,把家里收拾得利利落落。

    “以后再别给了,弟弟上学还要不少钱呢。”郑兰说完后就不再说这事,转而跟她妈聊起工作上的事。

    在家里吃过晚饭,检查了弟弟最近的学业,就匆匆回宿舍了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!”郑兰妈妈回房间才发现,枕头底下郑兰给她留了八百块钱。

    郑兰妈妈拿着钱,抹了抹眼泪,要说心善,她们家兰兰也是一个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》,方便以后阅读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第一百八十五章 君子一言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第一百八十五章 君子一言并对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