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

第四一九章 我是恶毒大伯母6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凤栖桐 本章:第四一九章 我是恶毒大伯母6

请收藏本站域名:http://www.17book.vip 防止遗忘,或在百度搜索“一起看书网”,谢谢大家捧场!


    徐二丫心中感慨真是人不可貌相啊。

    她那位大伯母分明就是个心思恶毒又尖酸刻薄的人,偏偏长的这么一副善良温柔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她的母亲明明心地那么好,却长的真不怎么样,不只尖嘴猴腮的,还一脸苦相,一笑都跟哭似的,也难怪老太太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徐二丫正出神的时候,安宁已经一把抓住她:“二丫来啊,这是好了吗?哎哟,今天可显的精神了好多。”

    徐二丫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。

    安宁全当没有看到,还是特别热情的招呼她:“二丫赶紧坐,你大病初愈可别累到了,兰姐儿,把你的座位让给你二姐,你一会儿跟着你奶奶坐。”

    兰姐儿赶紧答应一声,把地方让出来给徐二丫坐。

    徐二丫脸色显的更难看。

    安宁就借机数落冯氏:“弟妹,不是我说你,你这也实在是太不关心孩子了,二丫大病了一场,你不该让她这么早出来,你说她出来走动万一着了风可怎么办?娘不是那等刻薄的,孩子过不过来请安问好娘不会计较,你就是让二丫在屋里多躺两天,每天给她端饭进屋吃又怎么了?就非得拉着孩子出门,这万一要是二丫有个好歹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娘虐待自己孙女呢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听了这话立刻拉下脸来。

    “冯氏,我真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坏心眼,你这个败家娘们,丧门星……”

    徐二丫眼中闪过冷意来。

    她就说文氏怎么那么好心照顾她,原来竟是在这儿等着呢。

    这个大伯母一天不欺负她娘几回就过不去了还是怎么的。

    不过徐二丫也不忍让冯氏被老太太骂,赶紧可怜巴巴的替冯氏说话:“奶奶,不是我娘让我过来的,是我自己要过来的,我现在身体已经好了很多,该过来给奶奶请安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这才不再骂冯氏,不过还是恶狠狠的瞪了冯氏一眼。

    “哎哟,原来我们二丫还是个孝顺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安宁笑了笑,一边给老太太盛饭一边道:“既然身体好了,那就不能再躲在屋子里了,二丫啊,这几天咱们家都没人打猪草,不如从今儿起你就出去打猪草,等把猪喂肥了也好多卖点钱,你说是吧。”

    冯氏一听就急了:“大嫂,二丫还没好全,哪里能干活啊?”

    安宁笑道:“刚才二丫不是说身体好了么,这小孩子身体好的快,前脚还烧的不行,后脚就能活蹦乱跳的,我看着二丫还挺壮实的。”

    她掩了口轻笑几声:“再说,孩子多活动一下也是好的,我也没让二丫干重活啊,不过就是打猪草,又累不到。”

    徐二丫是真忍不了了。

    原先她忍着安宁,是不想起冲突,也不想让老太太有借口发落她和她娘。

    可现在安宁一逼再逼的,她要是再退让可就真是无路可退了。

    她气恨的握紧拳头:“既然打猪草不累,为什么不让堂弟堂妹去?大伯母整天在家歇着,为什么不去?你一个成人都不去,好意思指使我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徐二丫认为她说出这番话来,别人肯定会觉得她说的在理,也会站在她这一边支持她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她话才说完,老太太就气坏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可不管徐二丫是不是刚病过一场,直接一巴掌扇在徐二丫脸上,然后又指着冯氏骂了起来:“你个脏心烂肺的人,我心肠怎么就这么黑啊,你就是这么教孩子的啊,我就说你平常老实本分都是装的,如今看来一点都没错,你大哥没了,你就容不下你大嫂和侄儿,这是活生生的逼着你大嫂和侄儿没有生路啊……”

    徐二丫傻眼了,冯氏捂着脸低头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宁也冷下脸来。

    她上下打量徐二丫:“二丫头,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说出这种话来,我自问没有对不住你的地方,对你也算照顾,你却这么针对我,咱们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,自从你大伯故去之后,大房一直都是我撑着的,我没白天没黑夜的刺绣才能养活你弟弟妹妹,为了能够做出好绣品,多接一些好活,我得好好保养这双手,手上不能有茧子,更不能变粗,为此,我每个月都会多拿出一些钱来给你们二房和三房,为的就是让你们多帮着做点活,有的时候买了好吃的也会给家里的孩子吃,不过就是为了让你们多帮着照顾一下你弟弟妹妹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安宁神色有些哀伤:“果然,你们这是容不下我们娘三个了,想着法的要赶我们走啊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看安宁伤心,就想起了早逝的长子。

    她最喜欢的就是长子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长子会读书,而是因为长子真的很孝顺,而且为人处事上没一点毛病,还会哄她开心,自从长子去世,老太太几乎没有怎么高兴过了。

    如今想到那个孩子,老太太也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拉着安宁边哭边道:“老大媳妇,你放心,有娘在呢,只要我在一天,就不让别人欺负你们,为了你们娘三个,我和老头子也要多活些时日,省的我们前脚去了,黑了心肠的老二和老三就作贱你们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都哭成这样了,一直坐在一旁的老爷子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起身过来安慰老太太,板着一张脸训徐志勇:“老二,把你家的败家娘们和孩子带出去,省的你娘看以再气坏了。”

    徐志勇脸上也挺难看的,那是又愧又臊又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他过来就要拉徐二丫。

    徐二丫可不会跟着他走。

    她这要是一走,不敬长辈的名头可就坐实了。

    她也吸吸鼻子哭了:“大伯母,都怪我,都是我不好,我没想到您的手不能做粗活的,我刚才也是口无遮拦,我给您赔罪。”

    安宁心下冷笑,心说这穿越女还真是能屈能伸呢,怪不得前世让原身一家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眼睛红红的看了冯氏一眼前:“我也没和你一个小孩子计较啊,你知道什么啊,不过就是你娘前儿央我帮着绣个东西,那时候我着急给王员外家做绣活就给推了,我没想到她记恨到如今啊。”

    安宁转向冯氏:“弟妹,我没有说不帮忙,只是说等把绣活做完了再帮你,你就那么等不及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冯氏向来有些笨嘴拙舌的,她想辩驳,可根本没有安宁嘴巴快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没有吧,我也没说怪你,只是以后你就是有怨言也不要当着孩子说了,这对孩子的心性可不好,你说咱们活这一辈子还不都是为了孩子嘛,孩子长的好了,咱们吃再多苦头都愿意,孩子不好了,这不是剜咱们当娘的心吗,你说是吧。”

    冯氏很想说我不是,我没有。

    可安宁哪肯给她机会啊。

    安宁看向老太太:“娘,我看二丫脸色有点不好,还是让她回屋躺着吧,不然啊,难保不会有人说我容不得一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摆手:“二丫,赶紧回吧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神色不善的盯着冯氏:“要是让我知道你再在背后挑拨是非,这个家可再也容不下你了。”

    冯氏委屈的直哭。

    徐志勇赶紧给冯氏求情:“爹,娘,她不是那个意思,她也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安宁便开始抹起眼泪来:“我知道人有远近亲疏,二弟向着弟妹是好事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猛的搂住老太太:“娘,我是相公活着,肯定也是这么维护我的呀,可怜我命苦,相公早早的去了,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,叫人欺负的都快活不成了也没有人帮着出头,相公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哭的真是难受极了,一边哭一边喊着过世的徐志文,真的是唱念作打俱全:“你在黄泉路上等等我啊,我用不了多久就要下去和你作伴了,说不得我们一家四口就要团圆了,相公,你一直说将来考中进士把咱们一家接走,还要好好的孝顺爹娘,让娘做老封君,爹做老太爷,把日子越过越好,我一直记着你的话,我没白天没黑夜的做绣活,就是想让英哥儿跟相公你一样好好读书,将来好孝敬爹娘,我不怕苦不怕累,为了爹娘,为了孩子我啥都能干,更不敢招惹是非,老实本分的过日子,怎么还要被人容不下啊。”

    安宁搂着老太太,这哭的跟死了爹娘一样。

    老太太都跟着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越哭越难受,越是恨挑起是非的徐二丫。

    老爷子也气极了。

    他也觉得这事都是徐二丫挑起来的,还有那个冯氏,真是个败家的玩意。

    他狠狠的一拍桌子:“冯氏,你跟你闺女回屋,今天罚你们不准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徐二丫都给气死了,脸色铁青的就想和老爷子说理,徐志勇赶紧拉住她:“没听你爷说吗,还不赶紧和你娘回屋去。”

    安宁一直哭去世的徐志文,徐志勇的架子也不好拉的。

    他这会儿真的没办法,他要是向着冯氏和徐二丫说话,往后肯定得有人说他容不下寡嫂。

    可他也知道这事冯氏和徐二丫也没什么错的,怪只怪徐二丫说错了话,惹下了这般的麻烦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叹了口气,弯着腰给安宁赔不是:“大嫂,这事都是二丫的错,她一时说错了话,您大人有大量,别跟她一个孩子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安宁抹了一把泪,立时就变了脸。

    她扶着老太太:“二弟都把话说到这地步了,我要是再说什么,不就是容不下孩子了吗,罢,这事就算了,只是二弟也该好好的教导一下弟妹和孩子,别只是闷头做活,反倒是把家都让人给败光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句话,让老太太心中一惊,不由的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了安宁一眼,安宁朝老太太眨眨眼,老太太会意。

    “老二,吃完饭你去我屋里,我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徐志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等吃过饭,李氏收拾碗筷的时候,老太太把安宁叫到跟前:“老大家的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安宁凑过去:“娘,这家里您是最有主意,最会替我们这些小辈打算的,两个弟妹不懂您的苦心,可我却是懂的,二丫的事情我明白娘为什么不肯出钱,我不肯借钱给弟妹,也是那个原因……前儿我还看到弟妹和她娘家妈在村头见了面,不知道给了多少东西呢,二弟在外做活辛苦,弟妹不知道把持好手里的钱,反而散漫的全撒到娘家去了,不说娘,我都看不过眼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到了老太太心里去。

    老太太当下眼圈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别人都说我容不下媳妇,还说我眼睁睁看着孙女没命,也只有你能明白我不是那样的人了,我这回就是想逼一逼冯氏,谁知道老二那个糊涂蛋竟然在心里怪起我来了,你说我这当娘的容易吗,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,他媳妇不知道心疼他,我是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安宁长叹一声:“我也是当娘的,怎么不明白娘的心思啊,我是心疼娘的,相公活着的时候总说娘最好了,最心疼我们,这些年我冷眼看着,这家里最明白事理的人就是娘了,要不然,我有个大事小情的都会来问娘的主意,我那是旁的人都不敢信,总是信爹娘的,所以,我才知道娘成天给弟妹摆脸子就是因为心疼二弟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安宁又伸手抱了抱老太太:“娘这段时间都瘦了,我看着也心疼啊,娘,咱想开些吧,再劝二弟一回,实在不行就别管了,省的到最后落埋怨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辈子强横惯了,儿女都不太敢亲近她。

    她被安宁这样亲近依赖,还被安宁抱那么一下,心就一下子软了。

    她拍拍安宁的手:“娘心里有数的,你先回去照顾孩子,这些事啊,你都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安宁这才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她离开的时候,分明感到背后有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她,那种恨意特别明显。

    安宁知道是徐二丫在背后盯着她,她勾唇浅笑。

    这就受不住了么,日子还长着呢,且等着吧,往后徐二丫要遭受的打击会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安宁带着两个孩子回屋,一进屋就叮嘱英哥儿和兰姐儿:“你们俩以后离你二姐远一些,可别和她一处玩,听到了吗。”

    英哥儿郑重点头。

    兰姐儿还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英哥儿就跟她小声说:“今天娘把二房得罪苦了,娘是怕二姐心眼小报复到咱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兰姐儿一听吓的脸都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安宁拍拍她的头:“莫怕,有娘在呢,娘和你奶说好了,这段时间娘要是顾不过来你们就去找你奶,她会带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安宁回屋照顾孩子,老太太把徐志勇叫到她屋里。

    等徐志勇一进屋,老太太就问:“老二,你如今一天能赚多少钱?”

    徐志勇吱吱唔唔的不说话。

    老太太气狠了: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你一个月最少能赚出一两来银子,可你们这么些年家里精穷,竟然一文钱都没攒下来,老二,你都没想过是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徐志勇瞪大了眼睛看向老太太:“不是,不是娘您要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呸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真是气坏了:“哪个烂了肚肠的和你说的?我和你爹虽说没多少钱,可我们俩老的能吃多少东西,我要你的钱干什么?除了每个月的伙食钱,我可没要过你们一文钱。”

    她看徐志勇还不开窍,就直说了:“你大嫂一个女人家,这些年不靠嫁妆,光靠刺绣每年都能攒下十来两银子,老三还不如你会做活呢,可三房也能攒下银子来,你们家衣服不做,饭在公中吃,孩子养的面黄肌瘦的,竟然没攒下钱,老二啊,你怎么就那么傻呢。”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》,方便以后阅读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第四一九章 我是恶毒大伯母6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第四一九章 我是恶毒大伯母6并对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